今日股票配资网_股票预测平台_股市行情走势分析平台



股市行情 > 免息配资 > 荆棘上市路系列策划之六:涉房贷款“埋雷”、12年IPO未果 温州银行经历了什么

荆棘上市路系列策划之六:涉房贷款“埋雷”、12年IPO未果 温州银行经历了什么

日期:2021-06-01 17:54:49
  作为浙江的一家地方城商行,从提出上市目标开始,温州银行IPO之路已经默默走了10多年,然而近段时间该行却频频“出圈”。继“官宣”引入战投及领导班子“换血”之后,近日,该行2000股股权被拍卖一事再度吸引公众目光。近年来温州银行股权结构频频调整,目前该行前十大股东中有多位来自房地产相关行业,同时该行流向这一领域贷款集中度较高,涉房贷款却频领罚单暴露风险隐患。在监管逐渐收紧房地产政策之下,温州银行的盈利增长困境随之而来,“洗牌”后如何破局求变颇受市场关注。
      股权结构频繁调整

  “一拍”未果后,新明集团持有的温州银行合计2000股股权分成12笔再度登上拍卖平台。阿里拍卖平台显示,相关2000万股股权计划在5月31日-6月5日分两批进行拍卖。其中,5月31日开拍2笔,6月4日开拍10笔,合计拍卖金额分别为2265.6万元和2260万元。起拍价均较评估价约6.4折拍卖。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于5月31日拍卖的2笔合计1000万股股权,暂未有人成功竞拍。

  上述股权的持有人新明集团早期以“儿童地产”之名让外界耳闻,2012年入主温州银行成为其大股东。在温州银行2012年年报中,新明集团与温州市财政局并列为第一大股东,分别持股7.43%。但随着后续温州银行几轮增资扩股,新明集团股权不断稀释。2020年年报显示,其已退居为第五大股东,持股1.7亿股,占比3.2%,不过该公司持有的温州银行股份均已被司法冻结。另据天眼查显示,新明集团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其法定代表人已收到法院的限制消费令。

  温州银行成立于1998年12月,前身温州市商业银行,2007年更名。该行曾经历8次增资扩股,注册资本由2.9亿元增至53.36亿元,目前第一大股东为温州市国有金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伴随着几度增资扩股,该行前十大股东座席及排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12年以来,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温州市财政局、新明集团、()、温州市国有金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等轮坐第一大股东。

  而目前,温州银行正迎来新一波的股权结构调整,5月27日,温州银行发布公告称,为了改善股权结构,优化公司治理,近期温州银行引进了战略投资者入股该行,同时表示,温州银行领导班子三年任期已届满,已于5月23日顺利进行了人事调整。

  “密切绑定”房地产埋隐患

  温州银行和房地产业关系密切,包括上述提及的新明集团与新湖中宝在内,目前该行前十大股东中,有超过半数从事与房地产业和建筑业相关业务。另外,该行贷款投放中流向房地产相关行业占比也较高。根据该行年报,2020年末,温州银行向房地产业发放贷款及垫款125.79亿元,占比13.77%;向建筑业发放的贷款为140.98亿元,占比15.43%,两者合计占总贷款及垫款的29.2%。但这一合计比重较2020年初的37.57%比例已有下降。

  客户集中度来看,根据年报,2019年和2020年,温州银行前十名贷款和垫款的单一客户,房地产业和建筑业占有突出比重。截至2020年末和2019年末,该行贷款和垫款前十名客户分别有3名和7名来自房地产及建筑业。

  对此,苏宁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中心主任孙扬指出,部分地方法人银行,因为深受地方和大股东的影响,会存在业务发展集中度高等问题。贷款行业、客群足够普惠和分散,有赖于适应性强的产品以及支持产品的风控系统和辅助支持人员体系,如果没有这些,银行可能就会选择一些短平快的项目。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该行及分支机构频频因房地产贷款管理问题收到监管罚单,涉及问题包括违规向项目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发放贷款、部分流动资金贷款变相用于支付拍地保证金等。

  孙扬建议,温州银行可以尝试打造适应性足够强的产品,比如面向浙江当地工业生态特点的产业链金融产品,打造面向温州的小微企业客户的普惠性小微贷款产品,再建设可以将产品真正融合到场景里面的银行开放平台,然后使自身的产业链金融产品覆盖尽可能多的行业,分散自身的贷款分布,降低集中度风险。

  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温州银行贷款流向房地产占比及客户集中度高的情况与很多同类型银行类似,转型非一日之功,主业回到服务当地实体经济上来还尚需时日,目前还是需要理清解决现有的业务问题,再逐步完成主业转型。

  盈利增长困局待解

  近年间,前行长落马,频频因内控管理问题领到罚单以及近期领导班子的大清洗传言,多次将温州银行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而随着近年来房地产政策持续收紧,温州银行也陷入了盈利增长困境。据数据显示,温州银行2016年归母净利润突破10亿元,达到10.29亿元,随后便进入了盈利震荡下滑通道,2017年-2019年该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02亿元、5.1亿元、6.93亿元,对应增速分别为2.28%、-43.46%、35.84%。2020年,该行归母净利润1.59亿元,同比大幅下降了77%。根据2020年年报披露,该行净利润下滑主要原因是计提减值损失增加。

  “成也地产,败也地产,温州银行的净利润规模和房地产政策息息相关,2016年房地产最后一波增长红利给温州银行带来了巅峰业绩,此后开始滑落,特别是叠加2020年的疫情对中小地产公司的压力巨大,对于客户主要为中小地产及其相关建筑业的温州银行来说,带来很大的拖累。”廖鹤凯如是说。

  值得一提的是,温州银行很早便开始谋求上市,定下目标已经超过10年。早在2008年,温州银行在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讨论IPO事宜,最新情况显示,2021年4月23日,浙江证监会披露了()关于温州银行第九期辅导工作进展报告。至今该行尚处于IPO辅导期。

  对于该行未来发展,孙扬建议,引进新战投和领导班子后,该行不要急于上市,首先要做结构性的调整,将业务战略、产品核心团队、产品体系搭建好,让业务贷款结构更加分散,面向数字场景金融适配性更强,和产业链结合的更加深入,同时明晰业务方向和战略,否则高质量的成长就是“水中捞月”。

  针对战投入股具体情况及进展、提升盈利能力的规划、上市进展情况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温州银行董事会办公室,随后致函到其指定邮箱,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www.ibabylon.cn"提示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栏目导航
新发表